• 追尋“消失”的方大曾——央視記者馮雪松訪談錄 來源:人民網 日期:2015-12-25

    傳承民族精神,彌補國家記憶

    追尋“消失”的方大曾——馮雪松訪談錄

    馮雪松向人們介紹方大曾 陳育 攝

      “一位是不顧個人安危,冒著槍林彈雨在盧溝橋等地采訪,拍攝中國護戰第一照,及時報道的方大曾;一位是不計個人得失,堅持深度采訪,十五年如一日在全國各地匯集資料,還原歷史真相,拍攝紀錄和出版專著的中央電視臺記者馮雪松。一位是歷史上留有深厚記憶的記者,一位是坐在我們身邊讓我們充滿敬意的記者。這種不可磨滅、生生不息的精神,就是中國新聞工作者寶貴的職業精神。”

      中國記協黨組書記翟惠生在《馮雪松追蹤采訪方大曾事跡座談會》上鏗鏘有力地如是說,并號召廣大新聞工作者緬懷方大曾,學習馮雪松。

      兩代記者的緣份,始于1999年的那張傳真。從最初的對家庭要有個交待到后來的要對國家有個交待,15年艱辛尋訪,馮雪松以一己之力孤單前行,在歷史的碎片中不斷“連連看”,真實還原了一個消失了70余年的優秀名記——盧溝橋事變報道第一人、中國戰地記者的先驅、杰出的攝影家方大曾。

      《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真實再現了整個尋訪過程,與兩代記者跨越70余年的隔空對話,傳遞兩顆靈魂的同頻共振,首印后一年內重印4次。新聞學界泰斗方漢奇評價:馮雪松的這部專著是對中國新聞事業史人物研究和中國戰地新聞攝影史研究的一大貢獻。而范長江之子范蘇蘇則說,該書為青年人沒有信仰的天空點亮了一顆耀眼的星。

      方大曾從歷史中走了出來。方大曾紀念室建起來了,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方大曾校園行” 公益計劃行動起來了,已走入清華、北大、復旦等名校,受到師生們的熱烈歡迎;繁體字版也在澳門隆重發行了,助推中華民族前行的力量,值得所有人汲取;書的所有版稅及收入,作者分文不取,留作基金,獎勵為新聞事業奉獻的年輕人。

      尋訪還未結束,追隨更是永遠……

    2015-05-25 《馮雪松追蹤采寫方大曾事跡座談會》中國記協 (攝影:孫楠)

      方大曾, 消失70余年后,走進了公眾視野

      ——方漢奇:希望“方大曾”這個條目能列入《中國大百科全書》,成為目前108個條目后的第109個;中國記協組織座談會紀念方大曾;《方大曾:消失與重現》繁體字版首發式和方大曾遺作展,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等出席。這與2012年方大曾誕生一百周年時,一個互動網友都沒有的落寞的訪談形成鮮明對比。

      記 者:可以說,最近方大曾挺“火”的。《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出版后,媒體關注,社會上掀起了方大曾熱,繁體字版首發式上,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等政要都悉數捧場,不少學校組織學生去方大曾紀念室緬懷學習。中國記協在今年5月25日舉辦了《馮雪松追蹤采寫方大曾事跡座談會》,人民日報、新華社、中新社、經濟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科技日報、中央電視臺、人民網、新華網等全國主要新聞媒體代表及新聞院校、社科院的代表都做了發言,并進行了廣泛報道。據了解,中國記協為個人召開座談會,今年只有2人得此殊榮,另一人是湯計。在追蹤采訪方大曾的時候,您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嗎?

      馮雪松:從來沒有想到過。4月,接到中國記協打來的電話,說正籌備關于方大曾的座談會,希望我能提供資料,準備10分鐘的發言。方大曾是我近16年來一直尋訪、不能割舍的情結,能以官方的名義來紀念他,我很高興。那天到現場一看,主題赫然寫著“馮雪松追蹤采寫方大曾事跡座談會”,我一下愣了。以至于當很多與會的各主流媒體代表盛贊我為“記者中的杰出代表”、“媒體人的楷模”之類時,我還以為是說的方大曾,沒反應過來。感謝中國記協和和新聞單位對于方大曾的紀念和對于我本人工作的肯定,我一定會繼續努力。

      8月,在澳門舉辦了《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繁體字首發式和方大曾遺作展。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還有中央駐澳門聯絡辦的主任李剛,還有外交公署特派員等都出席了。這與2012年方大曾誕生一百年,我邀請方大曾的外甥、攝影史家陳申三個人在央視網做紀念日訪談時,連一個互動網友都沒有、非常落寞的情景形成鮮明對比。

      記 者:這種巨大落差,可不可以說,緣于《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的強烈社會反響?自2014年底第一版面世后,不到一年時間,就連續印刷了4次,被列入“解放書單”推薦閱讀,《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日報》《文匯報》等報刊刊發了書評。書中一代名記方大曾的專業主義與愛國情懷讓人感慨,而你堅持15年尋訪的故事,更是讓人感動。方漢奇說你把湮沒了七十多年的一位杰出的新聞工作者和攝影記者方大曾推到了歷史的前臺,讓他的名字開始為公眾所知曉,他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里。出版此書出于什么初衷?

      馮雪松:尋訪方大曾多年的故事,被上海一家出版社知道了,他們于2013年8月約我寫這本書,我非常興奮,于 2014年6月寫完。當時出版社談版稅什么的,我在合同上除了寫名字和身份證以外,其他都空著讓他們填。只要書能出來,就算對這十幾年尋訪有了一個交待,當時沒想太多。

      書出版后,方漢奇先生充分肯定該書及方大曾在中國新聞史上的地位,把這本書推薦給“中國新聞史年鑒”,希望列入該年鑒。還希望有一天,“方大曾”這個條目能列入《中國大百科全書》,成為目前108個條目后的第109個。

      之后,新華社約我做關于方大曾的節目,并發出“《方大曾:消失與重現》出版 七七事變報道第一人浮出水面”的消息,引起強烈社會反響。3月,有全國人大代表陸波先生提案,希望相關部門以官方的名義紀念方大曾。5月25日,中國記協舉辦座談會,之后,香港大公報邀請我出席“一份報紙的抗戰”論壇,并做了《偉哉大公報 壯哉方大曾》的主旨演講。人民日報7月2日發表題為《馮雪松:尋找方大曾 勉勵后來人》的專訪,央視《等著我》、《朝聞天下》欄目推出關于方大曾的節目。 8月,繁體字版在澳門出版。9月23日,為期兩年的“方大曾校園行”公益計劃開始走進校園,首站從清華大學啟動。一系列的效應都出來了。

    2015-06-04 《馮雪松拜訪方漢奇》中國人民大學 (攝影:孫楠)

      結緣小方,以一己之力,橫穿歷史的荒山野嶺

      ——報題不順利,采訪多曲折。有些單位把我轟出來,看了記者證與介紹信,還認為我是假記者,說沒見過央視記者坐大巴來的。為一點點把他夯實,在北京圖書館里,我度過了4個半月,看著太陽都暈,聞著那書卷的味兒只想吐。到了后期,攝制組的人都陸續走了,只有我一個人在堅持。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么。哪些有價值,哪些無意義,需要有定見辨識。

      記 者:《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詳細地記敘了您與方大曾的深厚淵緣。一張普通的傳真紙,幾句簡單的介紹,與欄目定位相去很遠,很多人也許當即扔進了廢紙簍里。而您,卻把這一個偶然的際遇,變成了一段傳奇。這是冥冥中的天意嗎?

      馮雪松:偶然與必然是互相轉換的。看似偶然,其實是一種必然。1999年的一個下午,我收到了一張傳真,上面寫有方大曾的簡單介紹,說他拍攝了幾百張歷史照片。我一看,就來了興趣。當時,剛剛做完歷時兩年多的《二十世紀女性史》,采訪了幾百多位杰出女性,還沒有從那種歷史情境中走出來。那時,無論多么不快樂,或有多大的壓力,一旦進入與歷史對話的狀態,全都忘了。這個選題有認為跟我所在的欄目關聯度不大,報題并不順利。

      見到精心保管著幾百張底片的方大曾妹妹方澄敏老人時,由于中風,老太太拿出來一張哥哥的照片,舉著,看著我,嘩嘩淌眼淚,滿臉的無助。哥哥小方在1937年神秘失蹤,母親就在東單協和胡同的家里等了他32年。當時院子里有間小方用木頭做的沖洗底片的小暗房,平時和顏悅色的外婆,只要孩子們靠近,馬上就疾言厲色:“趕緊離開,那是你大舅的東西!”老人的遺囑就是,用這個小木屋做口棺材,他要永遠跟兒子在一起……

      我的心,被擊碎了。對于這一幕,誰都不能無動于衷。對流動的畫面我感覺很準,但對平面的攝影,認識不一定準確。為了驗證判斷,我帶著一些放大的照片找新華社著名攝影師唐師曾看。唐師曾認為這樣的攝影師原以為只在瑪格南圖片社才有,沒想到這種關注人性與底層的工作方式,小方幾十年前就這么做了。唐師曾說,方大曾才是真正的記者,讓他肅然起敬,一個背包、一個相機,到最底層、最危險的地方去,這是職業精神的最佳體現。

      記 者:當時有關方大曾的資料少如鳳毛麟角,中國新聞史上沒有他的任何痕跡,中國攝影史上也只支離破碎地提到他幾次,加起來不足一百個字,連一個生平都沒有。從一張傳真開始還原、拼接歷史小碎片,還要用畫面的形式呈現,碰到的困難應該不少吧?

      馮雪松:準備著手做時,資料太少,我就沿著小方報道中提及的路徑尋訪。走了兩趟。第一趟沒人愿意跟我走,認為去找一個70年前就消失了的人,是在做無用功。我只身一人坐大巴和火車,走了河北的保定、山西的太原、大同,還有河北石家莊等地。那時,找宣傳部、黨史辦、方志辦,還找年齡較大的老同志問對這個人有沒有印象。怕接近不了小方,就找氣象臺等單位,通過查氣象,判斷他處在怎樣的環境中。天氣那么熱,他身上背著重的攝影器材,還要躲避炮火,同時還要不斷地寫稿,這是一種怎樣的力量呀?

      這個過程非常曲折。有些單位把我轟出來,認為我是假記者,看了記者證與介紹信,還不敢相信,說沒見過央視記者坐大巴來的。大半個月,只有蠡縣宣傳部的一個同志請我吃了一頓飯,把我感動得熱淚盈框。從蠡縣到保定,我用腳一路走著,當年小方也是一路走著去的,文章描繪那兒的地理與環境,包括麥子的生長情況,我一邊走一邊體味。在實地找不到更多線索,我就泡在圖書館里、故紙堆里刨,一片一片兒地把資料刨出來,再拼接起來,然后再相互印證。把他的文章和照片印證,把別人的文章和他印證,一點一點兒地把內容夯實了。在北京圖書館里,我度過了4個半月。幾乎每天早上,我帶著面包進圖書館,直到很晚才回家。有時,出圖書館休息一下,看著太陽都暈,聞著那書卷的味兒只想吐。但苦中有樂,每當發現一點兒新線索時,我就很興奮。

      后來正式拍攝了,采訪車是臨時借的,每頓飯的預算4個人只有50元錢,幾乎只能吃主食。到了后期,攝制組的人都陸續走了,只剩下我一個人。

      記 者:從確定做方大曾記錄片選題開始到完成的這一過程,伴隨著您父親查出癌癥,然后手術、住院,最后離開的過程。當時,你所在的欄目主要關注藝術動態,受關注度很高。若采訪些書畫名家,甚至還可求得一些字畫之類。而選擇這樣一個選題,非常不討巧。作為家里頂梁柱,把患病的父親留給母親,當時,是怎樣一種力量,使你如此毅然決然?

      馮雪松:父親走了,給我留下無盡的哀思。至今想來,甚至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確定選題后不久,父親被查出了癌癥,給毫無思想準備的我當頭一棒。我是草原的孩子,來到北京是想干事來的。紀錄片第一版因經費不夠,只拍了北京。領導覺得片子不錯,給了經費讓接著拍,于是我就去外地拍。拍到小方就讀的中法大學時,家里催回說父親不行了,回到家第二天父親去世了。在家里待了三天,處理完后事,我帶著攝制組去山西接著拍,要趕在2000年11月8日,中國首個記者節播出了第二版。

      那時,也可以選擇照顧父親,但片子就會草草收場,小方反正找不到了,就拿素材編唄,很多人就是這么做的,剩下的經費還可以掙下。但我卻選擇了往里搭錢,我珍惜和方大曾的這次感動相遇,如果不去一點點尋找,他就真的消失了。認知小方的歷史價值,首先我們要跟他在同一個頻道,跟他有同樣的價值觀、人生觀。

      一開始我是以一己之力,把小方從荒山野嶺的地底下一點點推上來,現在以媒體人集體的力量來宣傳他,仿佛走上了高速公路。但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力量來拉我,我必須用盡我的所有力氣。而且,那時的拍攝團隊停拍一天的各種損失, 我承擔不起呀。我想父親一定會理解我的。

    2015-09-23 《方大曾校園行-清華-現場照片》北京清華大學(攝影:孫楠)

      尋找小方,是一本開放的書,永遠在路上

      ——沒有雙腿的丈量,解說詞是沒有溫度的,沒有實地的考查,鏡頭是空洞的。小方家境優越,他的樸素、敬業、憐憫讓人感動。尋找和介紹的過程,是凈化自己的過程。希望更多人加入尋找方大曾的隊伍,這個隊伍越大,影響力就越大,傳遞的正能量就越大。

      記 者:中國記協書記翟惠生說:“以史為鏡,我們發現兩代記者的故事追尋的是同一種精神。因為這種精神,使中國記者始終面向現實,不畏艱難困苦,記錄世界,牢記為國家為民族為人民鼓與呼的責任。”在您看來,這種精神有哪些內涵?

      馮雪松:方大曾身上的樸素、敬業、憐憫的家國情懷最讓人感動。同時代的很多人有相機,但是大都以拍風花雪月、美女月光、寫意之類為主。他的視角對準普通大眾與基層,給那些不相干的老百姓拍,拍門口的車夫、苦力,卻舍不得給家里人拍。他妹妹說,我們不敢要求拍照,都怕碰釘子,哥哥跟門口的車夫熟極了,出來進去都打招呼,但是從來不坐洋車,到哪兒都騎自行車。父親譯學館畢業,留過學,就職于外交部,母親是一個開明的家庭主婦,家庭環境很好,他卻從小覺悟很高。

      尋找和介紹方大曾的過程,也是凈化自己的過程。方大曾在25歲失蹤之前,是一個通透、陽光、率真的人,幾乎沒有瑕疵。他留下的都是正能量,這些正是年輕人需要的。我通過小方反觀自己,用小方精神來指引自己。有人說,這么多年從歷史堆里一點點找,多費勁!沒有雙腿的丈量,解說詞是沒有溫度的,沒有實地的考查,鏡頭是空洞的。與方大曾相互成就、相互促進。這其中由艱辛變成的的快樂和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

      原新聞出版總署副署長李東東看了書后說:“在學習繼承新聞前輩優良傳統的時候,我們常常想到的是忠誠、執著、敬業、奉獻,以及優秀的新聞人應當是優秀的文化人,這些在雪松同志身上,欣喜地都看到了。”這樣高度的評價,對我是一種鞭策,對年輕人,是一種啟發。

      記 者:9月23號,“方大曾校園行” 公益計劃第一站在清華大學啟動,學生們踴躍參與,效果非常好,媒體也高度關注。從今年9月開始,計劃到2017年7月盧溝橋事變80周年、方大曾誕辰105周年,兩年間,您將走進中國傳媒大學、北京大學、解放軍南京政治學院、復旦大學、暨南大學等20所一流大學的新聞學院。你本人工作已很繁忙,放棄休息時間,走入高校,其實是給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壓力。選擇這樣做,想要實現什么效果?

      馮雪松:這個活動是公益的,目前已接到了多所大學的邀請,兩年內基本安排滿了,因為平時要做行政管理工作,所以時間和精力有限,有些學校沒有安排進來,但是去學校講之前,我都提前聲明,免收講課費。我想要讓學校里的孩子們學習和繼承方大曾的精神,培養他們的社會責任感,將來到社會上能有擔當。范長江之子范蘇蘇先生,70多歲了,看完《方大曾:消失與重現》后,給我發來信息:“雪松老師,你花15年時間尋找方大曾的足跡,非常有現實意義。我們現在青年人沒有理想沒有信仰,整天追星,也不去了解過去,方大曾會對他們產生積極的影響。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在國難當頭的時候,義無反顧地孤身一人奔波在戰地的最前沿,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精神支撐了他?你的精神也深深地感動了我。我會支持你繼續尋找下去的事業,繼承前輩的工作。”

      我希望通過校園行,讓方大曾的熱度不斷持續,使他的精神深入人心。在每次結束講座的時候,我都希望大家加入尋找方大曾的隊伍,這個隊伍越大,影響力就越大,傳遞的正能量就越大。在書的后記里,我說希望它是一本開放的書,雖然由我來執筆,但是它屬于全社會,大家都可以共同補充、修正那些未知的部分。

      記者:《方大曾:消失與重現》一書的所有版稅及收入,你為何分文不取?這么多年的尋訪,都是你自己的工資支撐。

      馮雪松:留作基金,全部用于宣傳推廣方大曾,希望有一天設一個“小方獎”,獎勵有新聞理想、專業素養、職業精神,為新聞事業奉獻的年輕人。港澳記者曾問我,是哪家基金支持這么多年的尋訪?我說是家庭基金。為此,我無怨無悔。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姜偉偉
    [責任編輯:]
  • 關鍵字:
    天吉彩票登陆 苏州市 | 浦城县 | 沿河 | 望城县 | 太保市 | 秦安县 | 腾冲县 | 汝阳县 | 临朐县 | 鲁山县 | 芜湖市 | 威远县 | 肥东县 | 潮安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卢氏县 | 襄汾县 | 延吉市 | 周至县 | 霍林郭勒市 | 比如县 | 双流县 | 中方县 | 绥棱县 | 安塞县 | 安宁市 | 平度市 | 收藏 | 乐清市 | 乾安县 | 万源市 | 锡林郭勒盟 | 曲靖市 | 班玛县 | 英超 | 同德县 | 怀来县 | 金山区 | 苏尼特右旗 | 双城市 | 固安县 | 雷波县 | 乳山市 | 科技 | 临西县 | 祁连县 | 新余市 | 沙河市 | 沈丘县 | 和硕县 | 大埔区 | 北安市 | 汉寿县 | 临漳县 | 交口县 | 龙江县 | 涞水县 | 山东 | 荆门市 | 垫江县 | 耒阳市 | 光山县 | 潞城市 | 汨罗市 | 临颍县 | 游戏 | 清水河县 | 宁津县 | 突泉县 | 延边 | 永川市 | 济南市 | 岳阳县 | 高青县 | 淳化县 | 隆化县 | 明水县 | 高平市 | 墨脱县 | 金川县 | 微山县 | 桃园市 | 苍南县 | 清镇市 | 鄂托克旗 | 大洼县 | 浦北县 | 承德县 | 垫江县 | 安塞县 | 井陉县 | 商城县 | 西畴县 | 左贡县 | 白水县 | 铁力市 | 连云港市 | 南陵县 | 天门市 | 扶绥县 | 丹江口市 | 舞钢市 | 涟水县 | 荥经县 | 清水河县 | 于田县 | 惠安县 | 仪陇县 | 关岭 | 福清市 | 治县。 | 郸城县 | 全南县 | 南靖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沭阳县 | 灵台县 | 库伦旗 | 汨罗市 | 高陵县 | 曲沃县 | 渭源县 | 永城市 | 琼中 | 霍城县 | 广东省 | 汝阳县 | 饶平县 | 绿春县 | 腾冲县 | 巫山县 | 蒙阴县 | 武义县 | 博野县 | 五家渠市 | 比如县 | 会昌县 | 工布江达县 | 佛冈县 | 仪征市 | 古田县 | 常宁市 | 楚雄市 | 肇东市 | 庄河市 | 安远县 | 柘荣县 | 介休市 | 共和县 | 永善县 | 雷州市 | 五大连池市 | 体育 | 渑池县 | 上虞市 | 吉隆县 | 磐安县 | 明溪县 | 台东县 | 青冈县 | 景德镇市 | 洛川县 | 长兴县 | 铁岭市 | 河西区 | 彭水 | 大冶市 | 色达县 | 慈利县 | 法库县 | 名山县 | 涞水县 | 徐闻县 | 富蕴县 | 南漳县 | 章丘市 | 收藏 | 昌吉市 | 田东县 | 抚远县 | 天津市 | 桐乡市 | 广汉市 | 临猗县 | 铁岭县 | 苏尼特左旗 | 通辽市 | 甘洛县 | 静安区 | 美姑县 | 西城区 | 东山县 | 潞城市 | 永定县 | 衡阳市 | 若尔盖县 | 石嘴山市 | 屯门区 | 三都 | 蓬溪县 | 莎车县 | 平利县 | 呼和浩特市 | 杭州市 | 米泉市 | 金阳县 | 宁陵县 | 英吉沙县 | 武陟县 | 章丘市 | 永和县 | 苍山县 | 黔江区 | 社会 | 思南县 | 怀来县 | 徐汇区 | 永安市 | 西丰县 | 辛集市 | 宜宾市 | 浙江省 | 文化 | 三亚市 | 始兴县 | 虹口区 | 南澳县 | 泗阳县 | 盐亭县 | 岫岩 | 临颍县 | 忻城县 | 和政县 | 盐城市 | 奉新县 | 丹江口市 | 丽江市 | 绿春县 | 柳州市 | 东平县 | 肇州县 | 鄯善县 | 庆元县 | 华宁县 | 乌拉特前旗 | 子洲县 | 馆陶县 | 东光县 | 武安市 | 石楼县 | 太仆寺旗 |